豆奶短视频在线下载

豆奶短视频在线下载 几日后,四爷携福晋与兰琴又一次入宫为迎接温怡公主的宫宴。因为是公主,就没有请大臣命妇,也就是荣妃的母族以及康熙的儿子女儿们,自然还有后宫的宫妃们,算是一场家宴吧。

家宴就摆在了畅饮阁,皇帝左边坐着荣妃,右边便是温怡公主,一看就是为这对母子的家宴了。各宫的妃嫔们按照身份的高低依次排列在康熙的左边和右边,依着大阿哥的身份,惠妃坐在左边第一位,紧接着是德妃、良嫔、成嫔、丽嫔、陈贵人、戚贵人、箫贵人等,右边以宜妃为首,下面依次是宛嫔、梅嫔、王贵人、郑贵人、钮贵人(荷兰)等。基本都是在康熙面前有些宠爱的,至于那些没有子嗣又没有宠爱的,早就被康熙忘记了,只能苟活在后宫中某一个角落,任凭自己的年华渐渐消耗在寂静的后宫中。

而皇子从大阿哥开始,自然是跟在自己的额娘后面坐着,福晋和侧福晋则是跟在自己的爷身后坐着,可谓泾渭分明。

康熙讲了几句温怡小时候的事情,引得大家开始思索着早些年前的事情。

“朕记得,保清当时跟保成一块到朕跟前来,一起让朕教你们学射箭、骑马的样子。这一晃,就过去快二十年了,你们都长大了,朕却已入暮年了。”康熙见济济一堂,全部都是自己的妃嫔和子嗣,心里不由得感慨。

“皇上乃春秋鼎盛,儿子等还要在皇阿玛膝下承欢呢。”大阿哥直郡王见康熙提到了自己与太子小时候,连忙应声道。

“皇阿玛龙体康健,儿子还要与皇阿玛比拉弓。”太子也接口道。

“好,你们都大了,不过拉弓的本事也不一定能赢过朕。”康熙笑道。

慧妃见自己的儿子得康熙欢心,不由得面上有关,端起一抹笑意低声对旁边的德妃道:“妹妹,听说皇上为了荣妃责罚了妹妹和宜妃?”

慧妃此时说这话,不过想在一贯压着她一头的德妃跟前显摆下,德妃施然道:“荣妃姐姐的宫里是有些地方不好,是本宫的错,没有及时派人去修缮。不知慧妃姐姐的宫里头有没有,不如现在与妹妹说了吧,也着人一并修了。”

慧妃闻言,尴尬地怔住了,德妃这话什么意思,分明是在说自己是不是也与荣妃一样,久不见圣驾,以至于宫中阑干的漆色都斑驳了。

良嫔见慧妃尴尬,柔声道:“温怡公主小时候妾身不得见过,不过还是慧姐姐的六公主与德妃姐姐的四公主最得皇上宠爱,没有远嫁那些荒凉之地。”

治愈系邻家少女户外花园青涩唯美写真照

良嫔这话,果真是安慰人到了极致,也正是此刻慧妃与德妃最想听到的。看着久矣失宠的荣妃再一次坐在康熙身边,几位位分高的心里头都不怎么舒服,何况这样抬举她的女儿!

“良嫔原来是个这么会安慰人的,以后可多要来走动走动了。”德妃侧目对着良嫔一笑。

以前,良嫔得宠时,德妃也正得宠,但因着良嫔出自辛者库的罪奴,故此身份上一直不得提升。康熙一直没有重视过她,虽然她生得极美,可以说比这后宫中任何一位都要美。

“多谢德妃姐姐相邀,只是妾身命薄福少,终日与药罐子为伍,去了,只怕将病气过给了姐姐。”良嫔拒绝了,她从上位起就是依附在慧妃那里的,跟其他嫔妃从无来往。

“那妹妹就好好养着身子吧。”德妃淡淡笑道,转过头再不说话。

慧妃闻言,也再不说话,对良嫔的进退颇满意。

台上的戏剧是由着温怡点的大闹天宫,很是热闹,倒也老少皆宜。兰琴一直就规规矩矩坐在福晋身边,听着戏文吃着御膳,绝对是不想在这种场合凸显出来。

她看了看这位最得康熙宠爱的公主,心里觉得当公主也真不是什么天姿娇女,十几年的闺阁,被当作金枝玉叶,可是所选的夫婿往往却由不得自己,甚至于远离故土,其各自的命运真的是无法预测的。

突然,兰琴想到自己的女儿乌西哈,有朝一日,她也会是大清的公主。有没有一天,四爷也会为了所谓的民族和谐,将她送到那些不毛之地去呢?

“朕今日就在这里下旨意,着温怡公主加封为和硕公主,三贝勒胤祉勤勉,特赐畅春园。”康熙突然说道。坐于宴席末尾的马佳伦格激动不已,看着高高坐于皇帝身边的姐姐荣妃,心里只觉得姐姐这些年总算没有白熬过来了。

一句话,顿时令满座皆惊,只是谁也不敢说出什么来。

温怡公主晋位加封为和硕公主已经够令人侧目了,现在连三贝勒都赐畅春园,不得不令在座的各位皇子们纷纷揣测着康熙的心意了。

“儿臣多谢皇阿玛。”温怡站起身来,对着康熙盈盈下拜。

“儿臣谢皇阿玛,只是儿子不敢受畅春园,还请皇阿玛收回成命。”三贝勒胤祉道。

“有何不敢,朕已经下旨了,岂能更改。你这两年来,为朕为大清所编撰的那两本书籍,可是有功于社稷的大事。且事。朕心意已决,你不必推迟。”康熙道。

直郡王盯着三贝勒看了好几眼,便埋下头自斟了一杯;太子只当是没听见,从头到尾都没看三贝勒一眼;四爷一直就是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似乎康熙所说的与他毫无关系;五爷没反应,七爷是透明人,八爷却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九爷却在一旁坐不住了;十爷、十三爷、十四爷、十五阿哥、十六阿哥、十七阿哥都还小,俱都只是盯着台上的戏文看。

“修撰了两本书,就得皇阿玛这么大的赏赐,八哥,咱也去翰林院修书去吧。”九阿哥不忿地说。

“住嘴,皇阿玛的意思是要抬举温怡,她这次回来得真有些蹊跷了。”八爷轻声喝斥了九爷,但是他却心里砸揣测康熙为何接连封赏荣妃以及长公主和三贝勒。

一时之间,本已经逐渐势微的马佳氏有了突起的预兆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头像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