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释放你的自己

   翌日,南小院复宠的消息自然又传遍了后宅的角角落里。那些指望着兰琴失宠后,自己终于能分得一份雨露的心思又一次落空了。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福晋等人好像蛰伏的动物一般,暂时也没有了动静。

   农十二月初一,温怡公主的玉驾已经到了燕郊外。康熙特派了五贝勒去迎接这位长公主,虽然她排行第二,但由于康熙的长女夭折,温怡便成了长公主了。

   五贝勒也是出自荣妃,原来他比三阿哥更得康熙喜爱,可是在五贝勒二十岁的那一年,他随同直郡王一起出征,却不料在战场上意外落马,摔伤了腰,甚至还破了相。从此,五贝勒一蹶不振,丢了康熙的欢心,也丢了自己的骄傲。

   这一次,康熙竟然派他去迎接自己的长姐,多半也是顾念了他们乃一奶同胞的姐弟,二则也是看自己这个儿子消沉多年,也是该给他一些事情做做,毕竟五贝勒的际遇不是他自己愿意那样的。

   “五弟!!”温怡公主撩开帐帘,见是自己的亲弟弟,忍不住就脱口而出,晶莹的泪珠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簌簌地滑落下来了。

   “长姐。”五贝勒反倒是一脸平静,或许是多年的失宠,反而使得他对亲情看淡了几分。

   五贝勒迎着温怡公主以及她的一儿一女一路浩浩荡荡进了城。bj城里的老百姓也都知道公主省亲,俱都占好了位置,从公主玉驾回京的路线上翘首期盼着看一看皇家的风范呢。

   公主进了宫,康熙宣旨令她前往荣妃的延禧宫居住,连通带来的两个皇外孙也一起居住在那里。荣妃早已失宠,就连偏殿里的小贵人也不多,所以温怡公主一行人倒是也住得下。

   从公主回来,后宫里不断有人送了礼来看望公主。一时之间,以前门可挪雀的延禧宫变得门庭若市起来。

   德妃、慧妃和宜妃俱都派人来送了礼物给温怡公主以及康熙的两个皇外孙,她们自是不会来的。

   荣妃多年未见女儿,自然是拉着温怡问东问西,问长问短,又拉着两个外孙看上看下,垂泪不已。

   白色浴巾女皮肤白嫩浴室自拍图片

   “额娘,长姐回来是好事,您却一直落泪,让儿子们看着也难过。”三阿哥和三福晋是一早就入宫在荣妃宫里候着的。此刻他们夫妻俩,还有五阿哥夫妻俩俱都陪着。

   “额娘自然是高兴得落泪呀。温怡走了都十几年了,额娘以为此生再见不到她了,想不到还能看见她的孩儿。”荣妃一边抱着一个孩子,大的是男孩,小的是女孩,俱都是外族人的打扮。

   “长姐这次省亲,能住到开年呢。额娘不必悲伤,好好陪着长姐。”五贝勒说。

   荣妃这才脸色稍安,对温怡说道:“那准格尔汗的汉王对你如何?当年,你嫁过去的时候,他就比你整整大了一轮。”

   温怡公主也是垂泪不已,忙收拾了眼泪,柔声道:“大汗对女儿很好,在那里还为女儿修建了宫殿。宫殿修得跟咱们的紫禁城很像,但是却小得多了。额娘,温怡看着您好似老了很多,皇阿玛是不是不来您这里很久了。”

   荣妃脸色稍显得不自然,道:“你额娘老了,自有年轻的妃嫔伺候你皇阿玛的。”

   温怡蹙眉道:“皇阿玛说话不算话,温怡要找他。”

   虽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额娘了,年纪也已经三十了,可温怡说话仍旧是十几年前那般娇纵,显然那准格尔汗对她是真心疼爱的。

   荣妃早就沾染上细纹的眼角有了一丝欣慰,她为康熙生了六个孩子,如今只剩下这三个。或许,接二连三的丧子之痛早就令她对皇帝的恩宠失去了依恋。

   “你皇阿玛国事繁忙,你还是少去烦扰他。”荣妃道。

   “国事再繁忙,接待我这位准格尔汗王妃还是有时间的吧。”温怡公主一改骄横的性子道。她到底也是三十的年纪了,怎可能还如十几岁的少女一般天真单纯。

   荣妃一惊,与三阿哥对视了一眼,问道:“温怡,你这是什么意思?”

   温怡公主温和一笑道:“额娘,温怡这次回来省亲,一则是看望您和皇阿玛,二则是带了我夫君的信来给皇阿玛的。”

   三贝勒闻言,急忙道:“什么信?讲了什么?”

   温怡不理会他的询问,斥道:“这乃一国对一国君主的信,岂能轻易拆开的。三弟问得好没道理。”

   三贝勒被温怡这样一说,心里也来气了,他如今深受康熙恩宠,却不料被自己的亲姐姐喝斥,心里不悦,便站起来对荣妃道:“既然姐姐不欲与儿臣说什么,那儿臣先退了。”

   荣妃无奈,只好让他去了。五贝勒也起身告辞,只因为他与荣妃和温怡公主似乎都没有什么要说的。

   待两个皇子都退下后,温怡便吩咐随行来的侍女将两个孩子待下去休息,自己则坐在荣妃的身边,靠在她身上默默不语。

   “你跟额娘说老实话,这次回来,到底所谓何事?”荣妃觉察出温怡的那些话有些含义,忍不住问道。

   “额娘,女儿就待在您身边,好不好。您去求求皇阿玛,让女儿就留下来吧,两个孩子,让儿子回到汗王身边去吧,女儿留下来。”温怡的眼中似有泪水,她在人前是骄傲的大清的长公主,也是准格尔汗王妃,可是她却不得不面临着当自己的丈夫要来打自己的父亲时所必须遭受的煎熬和痛苦。无论谁赢了,她都不会高兴,她都会哭泣。

   “到底怎么了,温怡,你快跟额娘说实话。”荣妃预感到温怡这次回京,没有那么简单。

   “额娘,我累了,我想先睡觉。你陪着温怡好不好。”温怡撇开眼睛,不想要再多说了。

   荣妃知道她不想说,也不好勉强,连忙唤来宫女伺候着温怡去沐浴。

   康熙到底是过来了,可是温怡已经睡了,他走进久未涉足的延禧宫时,荣妃几乎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深夜释放你的自己

头像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