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视频破解版

求援?

呵呵,他们东倭国向我龙国求援?你特么的扯吧?

以两国的仇恨来讲,他们东倭国有难,龙国不落井下石已经很不错了,现在还想让龙国出手援助?没见过求助要向仇人求的!

几个性情耿直的将军,当场就黑了脸色,砰地一声砸下了茶杯,嗤嗤冷笑,“他们还有胆子朝我们龙国求援?难道就不怕我们趁火打劫,折腾死他们!”

脾气火爆的将军当场被点燃了炮仗般的性子,你一言、我一语的,七嘴八舌,说得倒是痛快了,可是真正有用处的意见,却一个都没有。

狄老一声不吭,瞅了瞅坐在那里的韩都和对面的敦厚老人,敲了敲桌面,示意让几位将军们安静下来,这才冲着两个人道,“你们两个……提点意见吧?这次的事情,我们总要有个章程才是。”

韩都瞟了一眼敦厚老人,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老邱,你比我经验丰富一些,不如你先说说看吧。”

不得不说,韩都虽然前一段时间行事荒唐了些,可是在这种场合上,他却是个极度机敏的。

老邱也未没有太过推辞,先说总比后说要占便宜一些,尤其是这种场合上,很明显狄老和章老是存心考较他们一二,要是能让那两位能对他高看一眼,兴许位置还能动动,总好过他一个年纪大的,却被韩都这么个后辈压上一头。

“那我就先抛砖引玉了,”老邱呵呵而笑,朝着章老和狄老两位老爷子微微颔首,又环视了一下四周,这才道,“依我说,我们与其拒绝,不如接受了东倭国的求援……毕竟,这次东倭国的疫病事件闹得很大,东倭国与我龙国又离得并不算太遥远,万一真的将这种病毒传染到我国境内,那可就危险了!我们与其袖手旁观,不如趁着这次的机会,将这种病毒拒之于国门之外,再来,也能在国际上树立我龙国的良好形象,以我之见,我们龙国接受这次求援的好处,明显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章老和狄老微微点头,表示赞同。

老邱瞟了一眼韩都,露出一抹笑意来。

清爽萧雨纯真迷人

韩都抿了一口茶水,好像根本未曾看见老邱那一抹挑衅的笑容,“既然老邱说完了,我也说一句我的见解吧,要是有所不周之处,还望诸位谅解。”

说着,韩都放下茶盏,咳嗽了一声,朗声道,“我认为,我们不应该接受东倭国的求援。且不说两国是几百年的宿敌了,当年的那场战争,至今是我龙国难以泯灭的一场灾难……龙国与东倭国世代成仇,这是整个国际上都清楚的事情,双方恨不得在彼此的身上撕下几口肉来,我们又何必惺惺作态?而且一旦派出援助,我们这些人恐怕对于国内也无法交代吧?”

老邱不赞同般的瞟了一眼韩都,带着些许不悦口吻的问道,“那我龙国的国际形象不要了吗?老韩啊,你做事还是欠考虑一些……我龙国泱泱大过,可以铭记仇恨,但不能逞一时之气,而弃眼前利益与不顾,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敌人,这句话在国与国之间也同样适用。”

“就算我们龙国不在意着丁点的利益,那国际形象呢?难道我们连国际形象也不顾及了么?如果因为过去的那段仇恨,而弃他国平民的生死于不顾,理解我们的,知道我们龙国是记仇,不理解我们的,只会认为我们龙国违反人道!而且公约上也写了,一国出现重大灾情,在该国求援的情况下,任何国家都有义务主动救援……一旦违反这个公约,万一我们龙国出点什么事,届时还会来帮我们?”

双方各执一词,明显争辩了起来,还带着一股子火药味,而章老和狄老两位老人家对视一眼,笑得意味深长。

很明显,老邱处事上比较圆滑一些,而韩都则是原则性强,这两个人的说法都有道理,说不上谁对谁错。

狄老笑呵呵的抬起了双手,掌心平摊向下压了压,示意争辩中的两个人安静下来,又将视线投射向端坐着叶妩,“叶顾问,你的意思呢?”

随着狄老这话的问出口,众人齐刷刷的将视线投向坐在那里的叶妩。

叶妩在商圈、权力高层折腾得厉害,可是军部这边倒是没太接触过,自然是不清楚她的行事风格,只觉得狄老和章老在这么重要的事情上询问个年纪轻轻的女人,是不是有点太过于……儿戏了?

韩都倒是一副虚心请教的态度,老邱虽然心里不屑,可是碍于狄老和章老的态度,也不好表现得太过,只能轻哼了一声,不吭声了。

叶妩笑吟吟的放下了茶杯,朝着狄老和章老笑了笑,“我今儿来的太过匆忙了,倒是不知道东倭国向我龙国求援,求的到底是哪一方面的援助?是想让我们龙国帮忙研发疫苗,还是想让我们派遣医护人员,亦或者是……请求我们派遣军部协助他们?”

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

叶妩的这话说出口,霎时间倒是让几个不明就里的人愣住了,是了,他们在这里争论得热火朝天的,总要把对方的要求问明白,我们才好讨论要不要答应啊!

狄老哈哈而笑,钦服般的看向叶妩,“叶家大小姐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老爷子说话说顺溜了,下意识的将当年“叶家大小姐”这种称呼说出口了,倒是没有任何贬低的意思,落入叶妩的耳朵里,同样让她升起几分缅怀之色。

自从嫁了司凛之后,更多人叫她司太太,当年叶家大小姐的称呼却渐渐被人忘却了。

狄老瞟了一眼韩都和老邱,示意让他们学着点,这才慢条斯理的道,“他们希望,我们龙国能派出以程院士、容院士、金博士为主要团队的病毒学专家团队,协助他们本国实验室进行深入研究,以求尽快研发出病毒核心密码。”

话音落下,叶妩直接嗤笑出了声。

那般刺耳的笑容,再度让所有人齐刷刷的看向她。

叶妩丝毫不觉得自己突如其来的小声有多么的违和,只是端起茶盏,在唇角抿了一口,眼睑似乎也随之悄然垂下,借以掩去眸底的一切神色。

老邱狐疑的瞟了一眼叶妩,沉吟了一下,很快的颔首道,“……他们的请求并不过分。”

事关科研院的人,军部也不好说话,只是一个个的眸光锃亮,视线时不时的扫过叶妩的面庞。

喝过了一口茶水,叶妩重新放下茶盏,只是这一次放下的时候,动静略大,简直就成了砸在桌面上,咵嚓的声响让老邱下意识的眉头紧皱,“……司太太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叶妩抬眸,眼神幽幽,唇角挂着的笑容带起了几分冷涩的意味,“就是觉得……狄老,您的眼光实在不怎么样啊。”

狄老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惭愧……让你见笑了,不过还请再给他个机会吧,韩都个性太过刚强,需要有个处事圆滑的从中调剂,处在我们这个位置上的,求的就是一个平衡,他已经算是不错的人选了。”

叶妩垂下眼睑,冷冷的扯了扯嘴角,“给您老爷子个面子,那就退一线吧,我最后给他个机会……三号的位置,至于二号是谁,我不管,也不推荐人选,但只有一个要求——有点脑子的。”

狄老和章老对视了一眼,微微的点了点头,“好。”

老邱脸色涨红,有些难堪和愤怒,愤怒的吼了出来,“——司太太!”

叶妩勾唇,似笑非笑,“说你处事圆滑,那是因为没有触及你自己的利益,现在事关己了,邱先生也没有狄老所说的那般圆滑嘛。”

狄老咳了一声,不悦的看了一眼老邱,“老邱,这里只称呼职位,不称呼身份……她是我们龙国的经济总顾问。”

“但我们今天说的可不是经济上的事,想必就不需要她来指手画脚了吧?”老邱有些不甘的冷声道。

狄老揉了揉太阳穴,别说是叶妩了,就连他老爷子都有些想换人了。

叶妩扑哧一声,再度笑喷了出来,笑眯眯的瞟了一眼老邱,“手腕和脑筋倒是不错,没有蠢到说我只是司凛的女人,没资格坐在这里,反而拿我的职务说事……行!看在你这一手釜底抽薪的份上,我今天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我可以接受对我不尊重的高层,但是无法接受一个愚蠢的高层。”

老邱神色不愉的看着叶妩,却没继续吭声。

能熬到今天、爬到这个位置上的,他不是个蠢货,只不过试探的方式与众不同罢了。

不仅仅是试探叶妩的秉性,更加是在试探她的底线。

毕竟……他也是听说过叶妩名声的。

一时间,气氛倒是尴尬了下来,谁也没吭声,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低头看着面前的茶水,好像能看出朵花来一般。

良久,章老终于开口道,“小叶啊,老头子我就托大一次,就辛苦你一下,这次的事,你还是跟他们说清楚吧。”

叶妩笑了笑,含笑影身,翩然起身,徐徐的走到投影仪的后面,拍了拍手,向门口示意道,“开启一级戒备,本次会议全程不留任何记录,另,在场S级以下保密权限请出去休息一会。”

话音落,在场人都肃然起了脸色,显然他们知道S级保密权限是个什么意思。

叶妩停顿了大概一分钟左右的时间,一直到门口的一位警卫恭敬地走到门口,敬了一礼,“一切准备就绪,可以开始。”

叶妩满意颔首,这才朗声道,“诸位,这一次东倭国的求援,我们龙国不能接受——至少实质上的内容不能接受。”

“——为什么?”老邱下意识的皱眉问道,“人道主义,帮助敌国,这是一个多么好的契机,可以建设好我龙国的国际形象……”

叶妩眸底泛冷,嗤嗤冷笑,“那你知道,为了建设你口中的良好国际形象,我龙国要付出多么大的代价吗?”

“不就是派出一个病毒专家团队吗?这有何难?”老邱同样不甘示弱的追问道。

叶妩抿唇,“一个病毒学专家团队,是不困难,但是你知道他们点出来的这几个人……是什么人物么?”

老邱沉默以对,静静地等待着叶妩的答案。

叶妩不动声色的扯了扯嘴角,毫不客气的道,“程院士,是我龙国最顶尖的生化病毒学专家,国宝级院士,代表着我龙国病毒生化学的最高成就,失去了他,等同于我龙国在生化病毒学上的成就落后其他国家至少十年以上的程度!他们东倭国要求的另外两个人——容院士以及金博士,一个是我龙国情报系统首席特助,是司凛的助力,大脑里存储着我龙国无数顶级机密与情报,金博士则是我叶妩的挚友,手上把持着我的私人实验室,更加与容特助关系匪浅……你确定,他们东倭国要的是我龙国顶级的病毒学专家团队,而不是针对我龙国的情报系统而来?”

老邱脸色骤变,哑然的看向叶妩。

而坐在下手的容叙,在听见那一句“与容特助关系匪浅”时,不由得揉了揉眉心,显然有些无奈。

叶妩似乎还丢下的炸弹不够震慑人心,舔了舔唇瓣,“——更何况,他们东倭国将这三个人‘请’了过去,那不就等同于掌握了这种病毒的核心密码吗?”

老邱怔了一下,“你的意思是……”

叶妩勾起唇角,眸光陡然冷得骇人,幽幽的扫过了一眼众人,薄唇轻启再度丢出来一个堪比核弹般的消息来,“我的意思是——东倭国的这场灾难源头,就是我们龙国秘密实验室研究出来的病毒啊。”

话音落,全场安静得好像掉根针都能听得见。

军部这边的几位元老先是懵住了,可是很快的脸色涨红,砰地一声拍起了桌子,扯着嗓子嘶吼了出来,“——干得漂亮!”

“哈哈哈……就是啊!干得漂亮!太漂亮了!”旁边的人起哄道,“就得这么治他们这群龟孙子的!”

军部的群老头子们相较而言,性情更加耿直刚烈一些,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只觉得这般不动声色的收拾了敌人,他们乐得都快要找不到北了……

反而是韩都和老邱两个人,脸色涨红,似乎久久的无法回过神来。

章老和狄老自然是早就知道这件事情的,笑而不语。

良久,这两位回过神来了,韩都自然是沉声不语,心里细细分析着这件事情带给龙国的利与弊,可老邱向来谨慎圆滑,自然是不赞同这种激进的手段,沉下脸色的问道,“这、这实在违反人道主义!万一消息走漏出去的话,我龙国如何在国际社会上立足?两国敌对,牵连到普通平民……我龙国泱泱大国,如何能做这种见不得光的事情!实在……有伤天和……”

叶妩颔首,朗声承认,站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全然是一派大气风仪,“是,我龙国是承认不率先使用任何病毒生化手段,但麻烦邱先生也别忘了,是不使用这些手段的前提是——率!先!别人不先我们用,我龙国才会做出这种承诺,但如果是敌人先对我们使用了呢?我龙国不是软柿子,由不得他们随意拿捏!”

老邱再度看向叶妩,等待着她接下来的解释。

叶妩浅笑,“想必邱先生应该知道我叶妩是如何发迹的吧?也应该知道当年君家的事情吧?”

老邱微微颔首,表示知道。

“那你也别忘了,当年收拾君家的时候,我龙国也同样经历了一场磨难——CRBD3型传染病毒,没忘吧?”叶妩笑吟吟的追问。

“自然是记得的。”老邱再度点头。

叶妩冷笑,“根据我情报系统的调查,那就是东倭国国家实验室研发出来的病毒……而我们龙国,以牙还牙,又何必于心不忍呢?”

老邱沉默良久,倏尔起身,朝着叶妩拱了拱手,“我老邱服气了!”

听了叶妩的解释,众军部的元老们一个个怒发冲冠,他们真不知道,这里面居然有这么多的事!是他们先暗中动手的,怎么还有脸跑来我们龙国找援助?啊呸!简直太无耻了!

叶妩环视了一眼四周,用自己的声音压下下面的议论声和谩骂声,“诸位先不要动气,我们今天这场会议,是来讨论对东倭国的策略的,他们公开向我龙国求援,我龙国要是真的置之不理的话,恐怕名声不好,而且会引起国际上的某些纠纷,对方的求援——我们肯定是会有所回应的,但是怎么回应,这才是今天我们讨论的重中之重。”

狄老赞同的点了点头,“那么不知道诸位有什么好的建议?”

韩都沉吟了一下,终于开口道,“以我之见,他们要求的人,我们是肯定不能派过去的,且不说他们是不是真的差到了些什么,单就是这三位脑子里的东西,就绝对不会允许他们走出国境半步。”

“但如果不派他们三个出去,又会影响到我龙国的国际形象……”狄老皱眉。

“不如这样?”老邱沉默了一下,似乎在考虑措辞和人选的问题,“我们换别的人出去?那些比较普通的病毒学专家?或者是……那些纸上谈兵的‘砖家’、搞学术造假的‘叫兽’之类的?反正他们纸面上的论文倒是挺漂亮的,挑选几个国内声誉高的送过去……他们就算是被扣下了,或是‘出意外’,也不会对我们龙国造成太大损失。”

叶妩笑眯眯的瞟了一眼老邱,“邱先生的这主意不错,我们龙国别的不多,就是那些只会纸上谈兵、学术造假的砖家们比较多,在派出国门之前,给他们造势,顺便再在国外的几家期刊论文上发表点什么关于这种病毒的见解……相信东倭国会相信我们的诚意。”

军部的几位大佬们笑得嘴巴都快咧到耳朵边上了,啧啧,这群玩权术的,果然会坑人,而且坑得对方打碎牙往肚子里咽,还要拱手跟你道谢。

一场会议,在一群老中青三代狐狸悉悉索索的讨论声中落下帷幕,散会以后,老邱倒是主动找上叶妩,伸手求和,“叶顾问,希望以后我们能共事愉快。”

叶妩楞了一下,很快的同样伸出手,意味深长的道,“合作愉快……希望以后邱先生能够一直像今天的这般睿智,千万别犯糊涂。”

老邱哈哈大笑了出来,“不会!不会了,叶顾问请放心……”

叶妩颔首,最后跟众人道了声别,这才施施然的走了出去。

出去的时候,叶妩抬头看了看外面的艳阳高照,刻意的停顿了一下脚步,“事情办完了,接下来去哪啊?”

她虽然知道容叙是自己的哥哥,可终究还是已经习惯了直呼姓名,至于叫哥什么的,以后再说吧。

容叙左手夹着公文包,看了一眼外面的太阳,“你是想回家看孩子,还是想随便走走、散散心,或者在外面工作几天?”

“散散心吧?”叶妩耸了耸肩膀,“宝拉他们几个孩子倒是不用我担心,有几位族老们在,他们比我会教孩子……我现在只是有些担心司凛。”

提起司凛,叶妩的神色很明显的黯淡了下来。

容叙推了推眼镜,眼神柔和的看向叶妩,故意转移话题般的道,“那你跟我去实验室转一圈?正好金铛铛也在实验室里……最近也不知她到底在搞些什么,整天神秘兮兮的,你过去,正好能看看她到底在做些什么。”

叶妩揶揄的朝着容叙报以一笑,“你现在跟她关系不错噢!”

“只是朋友罢了。”容叙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垂下眼睑,借以掩饰自己眸底的一切神色。

叶妩倒还真的被容叙转移开了注意力,笑吟吟的上前一步,拍了拍容叙的肩膀,“别害羞嘛!走着,我跟你去实验室看看去……正好我也很久都没看见铛铛那丫头了,也不知道她最近在忙活些什么。”

看着叶妩满脸八卦的模样,容叙温和的脸上终于露出一抹无奈之色:好吧,让她八卦自己和金铛铛的关系,总好过让她日夜担心司凛,要来得强一些……只希望金铛铛那里有足够的八卦素材,可以暂时拖住叶妩,转移她的注意力。

恐怕此时此刻的叶妩和容叙,做梦都想象不到,金铛铛带给他们俩的,会是多么大的“惊喜”。

------题外话------

六千字默默爬过……作者菌虽然数学不好,但是没算错日期!某些人不要忽悠我!秋葵视频破解版

头像

About the author